江南文化-更在于文人雅士对一把扇子从扇骨至扇面的讲究程度

演员彼得方达去世

作為古人生活的日常,扇實用性和藝術性兼而有之,到了消暑手段更加豐富的今天,扇已經從「涼友」逐漸走進博物館、美術館,走進文創產品的設計室,變成滿足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的精神產品,寄託大家的審美追求。

展覽的最後,駐足在文徵明的《新秋》詩前。「江天七月火西流,殘暑蕭然一雨牧。手把芙蓉驚欲暮,身如蒲柳不禁秋。涼風作意侵團扇,斜日多情近小樓。有約南湖將艇子,晚香吹滿白蘋州。」一首詩,既是季節切換的提醒,也是多停留片刻的邀請。 榕 逸

扇子,是夏日引風納涼的必備良伴,更是文人生活中的時尚雅玩,有「涼友」之稱。宋陶谷《青異錄·器具》:「商山館中窗頰上有八句詩云:『凈君掃浮塵,涼友招清風。』是帚與扇明矣。」文人雅士搖起來溫文儒雅,大家閨秀搖起來顧盼生姿,農人工匠搖起來虎虎生風,歌舞藝伎搖起來則別有風情,可謂上至陽春白雪,下至下里巴人,老少咸宜。

江南水鄉清新秀美,氣韻寧靜高遠,孕育了精緻的江南文化。室廬規矩,貴在古樸純凈;花木水石、禽魚生動逼真,貴在和諧有趣;書畫章法錯落有致,貴在奇特飄逸;器具有形有式,貴在簡單自然。江南士人通過植根于日常生活的種種審美實踐適興寄意,在名韁利索的世俗環境中努力經營自我的精神世界,如此清玩雅賞的閑情雅趣,在今日看來仍是一種寶貴的氣韻和風度。

蘇扇則是文人扇,「詩書畫印」都能在一柄扇子上展示出來。被譽為「清初四王」之一的王時敏作《山水》扇面,目前藏於故宮博物院。這是一幅臨古之作,畫樹似有倪雲林「逸筆」之意,畫山具黃公望韻味,渲樹、染石、點山,厚重濃密,有一種大氣淳厚之感,是一幅不可多得的扇面小畫。山林、小橋、溪流、水草、茅屋,托出一種「逸隱」之意,也寄託了畫者重情尚趣的雅意。

前幾日參觀省美術館舉辦的精品展「一夏清涼——扇與江南雅文化」,展品涵蓋董其昌、文徵明等明清書畫和常熟博物館藏扇頁,出自製扇技藝非物質文化遺產傳承人王健之手的雅扇以及工藝美術大師倪小舟的竹刻作品若干。以竹為起點,經扇藝、扇面畫,再到畫意中的理想生活,最終閉環于竹,很好地體現了時代的變遷和人們審美追求的演變。

江南是我國扇藝最集中、最精美的區域,江南地區的扇文化與明代文人的雅文化緊密相連,它不僅體現人們對扇子的廣泛使用,更在於文人雅士對一把扇子從扇骨至扇面的講究程度。摺扇的扇骨取材廣泛,文化內涵也較為豐富,文震亨《長物志》有言「姑蘇最重書畫扇,其骨以白竹、棕竹、烏木、紫白檀、湘妃、眉綠等為之,間有用牙及玳瑁者,有員頭、直根、絛環、結子、板板花諸式,素白金面,購求名筆圖寫,佳者價絕高」。對於扇骨,首先是取材,然後是加工,要經過打磨、髹漆、雕刻、鑲嵌等幾道流程。如果用竹子,則要經過選、煮、曬、劈、成型等一系列工藝,然後打磨。對於扇面來說,白色素麵是主要產品,有絹、紙、髮箋等,扇面製作工藝複雜,有的是用多層宣紙裱成,有3層、4層、5層不等。

今日关键词:美国下起了塑料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