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慧夫妻-就是夫妻护林员李玉明和王美慧工作和生活的地方

火星上有生命痕迹

53歲的王美慧笑着說,七夕節那天,他們也跟往常一樣,相伴着看了一整天的大山。

重慶晨報·上游新聞記者 宋劍

從王美慧手裡的高倍望遠鏡鏡頭裡看出去,四周環繞的山脈細節可以盡收眼底,民房依稀錯落,森林鬱鬱蔥蔥,但這些不是她要看的,她要看的是哪裡冒了煙,哪裡有「火情」。

夫妻實力護林  他們守護的明月山林場 14年來未發生過一起山火

自打當上護林員,他們與親戚幾乎斷了來往,過着近乎隱居的生活。前幾年,別人送了他們一隻小狗,夫妻倆給它搭了一個磚石的房子,每天都很精心地照顧着,他們還種了一個園子,裏面有辣椒、黃瓜、豆子……

「這份工作需要學會孤獨,但也要給自己增添些生活的樂趣。」

這些景緻他們已經看了14年。

2019年7月21日19點14分,梨樹灣冒煙,聯繫護林員江波前往處置,處置結果反饋時間19點32分;4月25日上午8點22分,木洞洞口旁邊冒煙,聯繫護林員劉翌前往處置,處置結果反饋時間8點58分……在瞭望點頂樓的桌上放着一個「瞭望記錄」,記錄了他們觀測到的每一次異常。

在以前不通水電的時候,沒有任何娛樂方式的荒坡上,李玉明就像這樣終日與群山為伴,與草木為友,而這樣的「原始生活」,夫妻倆過了14年,5000多個日夜。

夫妻倆一年又一年地瞭望着面前的1萬多畝山林,14年來明月山林場未發生過一起山火,提起這件事夫妻倆就會感到驕傲,她說,這裡有他們的一份功勞。

看山之責11點鐘,細雨從廣陽那邊一路飄落過來,三樓的李玉明收起瞭望遠鏡,坐下來倒了杯水喝,這裏沒有電視,他也不耍手機,王美慧在樓下做飯,這時候他就一個人獃獃地看着大山。

望遠鏡里的明月山從238縣道的一個分岔點向上,沿着一條中間略微隆起的土路前行,再攀爬上幾十級的台階,這裡有一棟三層的小白樓,就是夫妻護林員李玉明和王美慧工作和生活的地方。8月9日上午9點,山裡的空氣帶着些山雨欲來的沉悶,王美慧正拿着望遠鏡在三樓平台四周瞭望,這是她的日常工作,也近乎是她全部的生活。

李玉明、王美慧夫婦相伴看護林場14年。

日復一日、年復一年的工作,讓夫妻倆成了這片山脈的「活地圖」。他們閉上眼睛就能想出那些林木交錯的溝溝坎坎,每一縷異常的煙霧、紅光都難逃他們的眼睛,哪裡是火險高發區,哪裡是瞭望死角,他們都了如指掌。

習慣孤獨通基坡這個略顯狹窄的小樓里,二樓是夫妻倆居住的地方,一樓是廚房。上午10點多鍾,王美慧就開始給絲瓜削皮,準備當天的午飯。

瞭望站原來並不是這個樣子,以前就是個用塑料和木板搭建的小窩棚,不擋風不擋雨,旱天悶熱無比,還有很多蚊蟲蛇蟻。那會兒他們倆輪流在山上值守,山上不通水電,要用水,必須從幾裡外的自己家提上去,王美慧每天早上帶着10斤重的飲用水,來與丈夫李玉明換班。

29℃瞭望火情夏天天亮得早,王美慧5點多鍾起了床就來到三樓的瞭望點,丈夫李玉明起床後端了早飯上來,兩口子就着晨曦的陽光吃了早餐,到9點15分,這片山王美慧已看了4個小時。

巳時9:00-11:008月7日南岸明月山林場 通基坡瞭望點

王美慧說,身在瞭望點的每一天,他們身上都肩負着巨大責任,「既然做了這個工作,我們就要負責到底。」

「今年夏天不熱,是這14年裡最舒服的一年了。」通基坡一邊連着廣陽,一邊連着迎龍,背後是鐵山坪連綿的群山。從2005年上山,這個瞭望站就只有李玉明和王美慧夫妻二人。平日里,早上6點到晚上10點,三樓平台上都必須有人值守,節假日和連續高溫天氣,更是要24小時在崗。用王美慧的話來說就是:「越是熱得讓人遭不住的時候就越不能離開。」

今日关键词:苍南一办公楼坍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