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民贫困村-石托村扶贫工作在厅党组高度重视下

                                    澳大利亚3635例

                                    曾幾何時,我們穿着雨靴走在田埂,冒着高溫走家串戶,拍着蚊蟲熬夜加班,聽着老鼠的躥動聲疲憊入睡……我們同吃、同住、同憂、同使命、同責任、同擔當,我們都苦過、累過、困惑過,我們都生過病、吃過葯、也都慢慢地把病痛熬好了,唯獨我們的工作隊沒有發生過矛盾,沒有出現過氣餒,我們抱團凝心聚力地工作,我們只為一個目標——讓貧困村的村民早日脫貧致富。

                                    如今,石托村村民日子越來越好了,這片土地也越來越美了。

                                    2018年3月,經省自然資源廳黨組部署安排,受省國土資源規劃院黨委委派,我來到邵陽市隆回縣灘頭鎮石托村開展駐村幫扶工作,至今已有兩年了。

                                    不畏艱難與困苦,同舟共濟真扶貧在石托村扶貧工作《駐村日誌》里,我已記錄了657個日日夜夜,回顧過往,風風雨雨,孤寒病痛,辛酸苦辣,歷歷在目。我們駐村工作隊的幾名同志,大家相互之間不論年齡、不排資歷、不計得失、緊密團結、同舟共濟、各盡所長,充分發揮着戰鬥堡壘作用。我們深入農村一線扶貧,親身經歷過濕冷的梅雨、孤夜的蛙鳴、炎熱的酷暑、叮人的蚊蟲、兇惡的村狗、偏寂的駐地、擾人的老鼠、徹骨的寒冬及脫貧攻堅的壓力。

                                    像這樣貧窮、質樸、苦難的村民常常讓我感慨!我的父親離世之後,母親在我剛到單位上班的頭幾個月里隨後也離我而去,當時我沒能在現場為母親送終,至今都讓我難以釋懷!父母在農村養育我長大、讀書、投筆、從軍,他們的勤儉、辛勞、慈祥與善良時常在我的夢中縈繞。我在部隊曾看過並體驗過「我的團長我的團」,而陳雨蓮這對夫妻,我把他們稱為——我的村民我的爹娘!我將她們視同自己的父母,每當我在村子里看到她們的身影,就如同看到自己的父母還活在這世上!每當我在村子里看到她們的身影,那顆一直在尋覓、呼喚、悲鳴、思念父母的心便不再感到孤慌!如果說我的父母像兩根火柴,曾經照亮過我那個積貧積弱的小家,那麼現在正在從事扶貧工作的我願意做一根蠟燭——燃燒自己,去點亮這個苦難多災的家庭,對他們好,就如同自己在盡忠、盡孝。我就是這樣用心用情去對待貧困村的每一位困難群眾。

                                    我想,當我們的任務全面完成,即將撤隊的那一天,我會捨不得這裏的村民和這片土地,因為我在這裏真心付出過,我已靜靜地融入了這片熱土,深深地愛上了這裏的山山水水和這裏的人民。

                                    紅網時刻通訊員 康欽元/文 記者 楊朝文 整理

                                    去年,省廳組織扶貧、掛職、援疆、援藏幹部座談會上,我引用了艾青詩人《我愛這土地》中的一段話進行發言,「為什麼我的眼裡常含淚水?因為我對貧困村的村民和那片土地愛得深沉……」以此表達我對貧困村人民所傾注的真情!

                                    腳下走過多少熱土,心中就有多少真情

                                    駐村以來,石托村扶貧工作在廳黨組高度重視下,在廳各處室和直屬單位的大力支持下,駐村工作隊聚焦短板弱項,對照脫貧目標,精準施策,努力奮戰,全力攻堅。到2020年初,石托村完全達到「兩個確保,兩個完善」的條件,成功退出貧困村行列。現在,石托村正朝着鄉村振興和建設美麗新農村不斷邁進。

                                    本文鏈接:https://hn.rednet.cn/content/2020/03/10/6851149.html

                                    來源:紅網作者:康欽元 楊朝文編輯:肖拓本文為紅網原創文章,轉載請附上原文出處鏈接和本聲明。

                                    駐村幫扶以來,有許多純樸的村民與真情的故事讓我們深深感動,讓我們的工作充滿着使命感和價值感。石托村有一位叫陳雨蓮的老大娘,與我母親年齡相仿,長相也有些相似,以前是村裡的保潔員,打掃衛生相當負責。她的丈夫患精神疾病已有近30年,2019年7月,陳雨蓮被查出患有腸癌,每天要排便20多次,初期她對自己的病情並不知曉。記得第一次我去她家走訪時,她與丈夫正吃着一大碗白水面,我當時驚訝她們怎麼吃得下?怎麼吃得完?第二次我去她們家幫忙拖玉米,第三次我去她們家幫忙挖地,第四次我去她們家幫忙插田,第五次我去她們家幫助申請大病救助款,第六次我為她們家捐錢救命……,我已不記得去過她們家多少次了。有一次,陳雨蓮高燒了3天,體溫高達40度,她捨不得花錢去打退燒針,後來我主動幫她擔負了所有醫藥費。

                                    今日关键词:湖北恩施机场复航